如何用“我被迫嫁给父亲的仇敌摄政王”为开头写一篇小说?-银猪在线下载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银猪在线

我被迫嫁给父亲的仇敌摄政王,他今年六十一岁,父亲舍不得他的宝贝女儿,让我替了过去,所以在新婚之夜我杀了摄政王,用一杯毒酒结果了他的性命,他死前睁大了眼睛,一直看着我,直到断气了眼睛也没有闭上。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风光了一辈子,最后却死在我手上,毕竟他死了,虞家跟我都得玩完,但是我不在乎,能让整个虞家和摄政王跟我一起陪葬也很好,黄泉路上我也跟夫君还有父亲“团聚”。

我守着摄政王的尸体过了一夜,他的尸体从热到冷到凉,人也变成了一团没有气息的死肉,哪怕是苍蝇钻进耳鼻也没有半分反应。

不知何时,我也睡着了,等到我被惊醒的时候屋内已是围满了人,摄政王的尸体用红布盖着,不知道还以为这布下是什么成亲之时的喜庆玩意儿。

只有一节干枯瘦小的手臂露在外面,让人知道在红布之下有着一个权倾朝野的摄政王。

“没死,王妃没死,快去叫世子,快去。”

“王妃,您节哀。”

周围说话的声音很多,我好像能够听见又好像什么也听不见,仿佛被困于一幅棺材之中,昨夜的我没有丝毫恐惧,可等到天明,置身于人群之中,好像突然从地府回到了人间,心底涌起的害怕让我说不出来话来,也才真真感受到了毫无人气的尸体有多么可怕。

我被带到另一间房里,几个丫头伺候完我梳洗之后又端来一盏燕窝,我却是什么也吃不下,只蜷缩在床上,呆呆着看着被上的花样,枕头上是鸳鸯戏水,被子上是龙凤呈祥,那窗上的囍字刚被贴上就要被扒下,我也刚穿上红妆就得套上丧服,弑夫本就是死罪,更何况那人还是摄政王。

我还能再见到尉迟宁吗?就算是见到,我又能怎么样呢……

“母亲。”

“母亲。”

“母亲。”

来人叫了三声我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叫我,来人看起来大约二十来岁,比我还大了不少,应该就是摄政王的儿子,齐子思。

摄政王虽然一生风流,但是妻妾都先后离奇死去,也没有子嗣,直到晚年才与一个丫鬟生下了齐子思,这件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

齐子思的样子丝毫不像是死了老子,倒像是来日常请安,更不像是发现他老子死得离奇来找我兴师问罪,只是叫了我几声母亲,又说摄政王的丧事已经在准备,还让我放宽心,就算是摄政王死了,我也依旧是他的嫡母,他不会怠慢于我。

我觉得有些不可相信,于是问,“王,他的丧事已经在办了吗?”

“儿子已经安排妥当。”

“摄政王他……他……”

齐子思看我吞吞吐吐的样子说,“是儿子疏忽了,不应这么快就封棺都没等母亲再见到父亲最后一面。”

我心想谁要见他最后一面,再见也是在黄泉之下,看来他们是没有发现摄政王死的蹊跷,只是如此明显的死因为何却无人追究呢。

难道,除了我之外还有另外的人想要摄政王死,这个会不会是齐子思呢?

我虽有满腔的疑惑可现在却难得去探究,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了下来,我也就放松了下来,顺势一躺,只是没想到撞在了床头,我又往后挪了挪,才躺下。

齐子思见了嘴里露出一抹笑容,上前替我掖了掖被子,叮嘱我好好休息便要走,眼见他要走出门外,我急忙叫住他,“齐子思,我叫虞青。”

齐子思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又想起他刚才为我掖被子的模样,我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报复的快感,虞羡跟父亲强迫我嫁给摄政王,却没有想到我敢谋杀亲夫,她更没有想到,她心心念念的公子竟然就是齐子思。

她毁了我跟尉迟宁的婚事,现在她也是永远嫁不进齐家来了,这世上哪有姐姐管妹妹叫母亲的事情呢?

府中大办丧事儿,我却无事可做,每日看着府中的奇珍异宝,花鸟鱼虫快活得跟神仙一样,就是偶尔的一两句谣言让我觉得有些好笑,说的是克妻命的摄政王终于被命更硬的人克死了。

不过他有没有克妻命我不知道,但有个好儿子我是认同的,这几天的齐子思是唯二跟我一样的快乐的人,我们都是一样的,在人前悲痛欲绝,人后连饭都能多吃两碗。

本来我们俩也是互相假装,只是在他撞见我开心的喂鱼,我撞见他开心烧点他爹的字画时我们俩便不再互相假装了。

我也旁敲侧击的知道了齐子思为何如此开心,看来那人真的可能是他。

“这是白事要用的东西,还请王妃过目。”我随意扫了两眼,就把单子扔到一边儿,说,“行吧。”

继续去喂我的鱼,不知道为什么齐家的鱼好像特别通人性,而且每条都特别大,红得跟血一样,估计是鱼食做的好,这还是摄政王亲手配的。

“吃吧,吃完了就没有咯。”我一边喂鱼一边说,没有注意到一个身影已经在我身旁站了许久,直到我回头,那人才开口,“虞青。”

是尉迟宁。

尉迟宁穿着白事的衣服,比我上次见他瘦了不少,“你还好吗?”尉迟宁问我。

“我在喂鱼。”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该说好还是说不好,把鱼饵一股脑全部倒进池子里,说,“这鱼真好看。”

尉迟宁还想上前,我连忙退后,这里人多眼杂的,要是有人把我跟他的事情传出去,他可就毁了。

“他们说你……贪慕富贵……”

“齐家的确家大业大的,我嫁过来……”

“我相信你,我相信你不是这种人,肯定是虞大人逼迫你。”

看着尉迟宁坚定的眼神,心想我果然没有喜欢错人,只是想到这里,我的心突然如同针扎一样的痛,如果他骂我吼我,说我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他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我,我可能只会笑笑然后当做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

可是他现在这个样子实在让我心如刀绞,恨不得跳进鱼池之中,喂了这几头红鱼。

尉迟宁越说越靠近我,“不如你跟我一起走吧,我们离开这里,我们去哪里都行,去大漠,去江南,去西域,你想去任何地方都可以。”

“任何地方都可以……”

就这几句话让我觉得滔天的富贵我也不要了,我刚想开口答应于却被一声母亲唤回现实。

齐子思不知道何时到了这里,口口声声的叫我母亲,我可记得他这几日连虞青二字都不愿意叫,皆用你她代替。

“母亲,前厅来了一些客人,还需你去招待,这位公子迷了路就由我来带他出去。”

“青青,你愿意吗?”尉迟宁没有理会齐子思,一把抓住我的手问我。

——————

“不愿意。”

愿意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齐子思一眼瞪了回去,毒酒二字的口型让我不敢轻举妄动,杀人时想的是破罐子破摔,过了几天安生日子倒是怕死了。

尉迟宁见我如此,脸上有说不出来的落寞,齐子思更是说,“青青以后还是不要叫了,长幼有序的规矩还是要有的。”

只是我刚想走,又见得来了一人,是虞羡,虽然满座的客人不知道几个人是真的伤心,可是我敢保证的是,起码虞羡不是来奔丧的,估摸着是想着来后院笑话笑话我。

不过见她来了,我也不走了,谁看谁的笑话还不一定,你喜欢的公子现在可是我儿子。

果不其然,等虞羡走过来,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得意,只差没把我赢你三个字写在脸上,只是也因为她太过得意,所以没有注意到齐子思正在远处背对她跟尉迟宁说话,“青青,你看你这小脸儿都饿瘦了,最近这几日一定是伤心过头了吧。”

不过她也没有说什么重话,只是说一说我命的确不好,刚嫁过来就死了夫君,等到三年守孝期满,她一定会让父亲给我再找个好亲事。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能够看出来她还是有一丝愧疚跟真诚的,毕竟这么多年的相处,任谁也于心不忍,不过我可不会因为她这一丝的不忍便不去怨恨她。

“儿子。”

“嗯?”齐子思突然听见我这样叫,疑惑的得走过来,脸上的表情精彩极了,虽然他每天在人前母亲母亲的叫,但是我万万不肯认他这个儿子的,且不说他比我大,就说他那心狠手辣,老子死了恨不得放炮庆祝的样子我也不敢呀。

但是现在我也不管了,虞羡花灯会惊鸿一瞥的公子成了我的儿子,应该足够让她伤心大半年的了。

虞羡看清齐子思的模样后,都说不出来话了,“你……你们……你是……我……”

虽然齐子思这人看起来阴阴的,但是这种时候他还是懂的,“母亲,你唤我何事。”

“你带我去前厅吧,我有些不记得路了。”

“你想笑就笑吧,不用憋着。”

等到没人的地方,齐子思那副儿子的样子就变了,他说我简直是不知好歹,拿他去气人。

我说他是我儿子,这是他作为儿子应该尽的义务,孝敬嫡母。

“哦?是吗?作为儿子应该尽的义务。”

“对。”

“那你作为有尽到作为妻子的义务吗?”

“嗯?”

“好像还没有钉棺吧,丢个人进去应该不成问题吧。”

“成问题,大哥,大哥,以后人前你叫我母亲,人后我叫你大哥,你住东院儿,我住西院儿,咱俩谁也不管谁。”

齐子思听我这么说,笑得跟个狗似的,说,“那怎么行,我得尽作为儿子的义务,孝敬母亲你呀。”

“不用了,不用了,真的不用了。”

“真的不用了?”

“不用了。”

“那得看你表现了。”

“嗯?”

“今天晚上我来你房间。”

来我房间……是什么意思?

【未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