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的角落》中严良什么时候死的?-银猪在线登录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银猪在线

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有趣的是,我三刷了《隐秘的角落》,三次得到的答案都不一样。

第一遍:严良没死

我相信了童话,甚至根本没注意到这是童话,觉得剧突然急转直下走向了伟光正的方向,完全不好看了,就是张东升在毫无技术含量的生杀人,一个数学老师的智取突然变成了杀猪屠户的肉搏。

严良见到了爸爸,他认出了儿子,给他梨吃,老陈做了他的监护人,普普和弟弟都得救了,张东升被绳之以法,朱朝阳良心发现,对警察复述了朱晶晶死时,自己确实在场……

这个故事,从严良的视角看,达成了他计划中的所有事:找爸爸,不回福利院,帮普普救欣欣,把张东升绳之以法,朱朝阳不要成为张东升,自己要跟着陈伯做个好人,将来当警察。

简直不要太完美吧。

第二遍:严良坠海而亡

严良复现了朱晶晶坠楼的瞬间,朱朝阳也是袖手旁观,没有出手搭救,悬于船舷,最后自己松手。一个好几层楼高的大船,从这样的高度掉进海里,人很容易摔蒙,加上这里是浅海近岸船在搁浅,水并不深,掉下去之后不仅会受水面冲击,还可能入水后因为水浅受到滩底的二次冲击,加上严良不会游泳,在这里受伤甚至死亡,是大概率的。

严良被救是在张东升说“你可以相信童话”镜头升起之后,所以已经是童话的一部分了,于是后面有了朱朝阳幻想中的开学那天严良来学校看他,换了白衣,来看,表示朱朝阳希望严良还活着,也希望普普得救了,毕竟这是他为数不多的甚至仅有的两个朋友,他要的只是自己的秘密不曝光,并不是他们死,如果他们可以不死且不曝光他的秘密,那当然好,特别是,原来他希望他们死的前置条件都改变了——

第一,不能让爸爸知道自己和晶晶的死有关——现在爸爸已经死了,王瑶阿姨和王立也死了,所有会为晶晶之死找他麻烦或者因此不再爱他的人,都不在了。

第二,不能让张东升说出去自己的秘密(他觉得普普叫他张叔叔是已经全说了),也不能让人知道自己曾经勒索他钱——张东升也死了,一切都可以由自己来说,特别是普普在信里说,自己并没有告诉严良,他还是可以信任他仅有的朋友的。

但朱朝阳内心没有煎熬吗?

当然有,白衣严良的凝视就是他的良心的凝视,严良死后,已经变成了他内心的监督员,是严肃的良心。所以他妥协了,承认自己在场,但关于当时他到底做了什么,他还是没有悉数承认,这也是一个小孩子内心最深的深渊,要真实的面对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是很难的,在他之前的很多行动,并不像张东升那样是意识层面的精心策划,更多是潜意识层面的自保选择,朱晶晶独占了他应该得到的父爱,朱晶晶让爸爸没有那么爱他,朱晶晶可以让爸爸责怪他觉得他是坏孩子,要是没有朱晶晶该多好,那个瞬间,他并没有明确的意识层面的“你去死”,而是潜意识层面的“我不想救她”。

人要为自己的潜意识负责吗?

可以说,叶军带着他重新去五楼时,朱朝阳潜意识层面的一切才真正浮现上来,想起了当时的“现实”,是“她要摔下去了”,是自己见死不救,是他自私的只想了自己接下来怎么生活,而晶晶,尽管骄纵跋扈,但毕竟只是个六岁的小孩子,而且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就在他的自私里丧命了。

童话里那个想当警察的严良,是朱朝阳对自己的监督,严良此前从没说过自己想当警察,但严良的每个选择都在向着自律的方向走,他不再偷东西而用搬水来换笔,他原本是要救普普的弟弟,说老人已经救不活了,但变成了我来独自承担勒索之事,还是要举报张东升杀人,不能让他们白死,严良的选择代表了严良的良知一直在,特别是在老陈带他见过父亲之后,他已经没有了关于自己的私人的愿望,也就没有了为了私人愿望要做的恶。一个白色的严良,是朱朝阳也想要的自我方向。

严良在船上阻止朱朝阳杀人,和自己选择坠海,至少唤回了朱朝阳的良知,他也许不会全盘承认他做过什么,但他至少把严良和他的选择放在了心里。严良在朱朝阳此后的人生里,会永远以那袭白衣站在光里,审视和监督他的一言一行,内化成了他的内在警察。

第二遍:严良死于仓库火灾

在仓库,严良设计把背包挂在机器上吸引张东升注意,从高空抛油箱砸晕张东升,寻找普普,张东升醒来纵火。

没有找到普普,严良会不会离开?

和朱朝阳肩并肩站在空调口前,他们能都安好的脱身?

此前朱朝阳是已经数次动了杀心的,在麦当劳告诉张东升有第二张卡,给严良空白卡让卡的事情变成罗生门,打破已经住进张东升家叫他张叔叔的两个人和他之间的平衡和信任,可以说“张叔叔”这件事完全毁掉了他对严良和普普的信任,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容易相信人的孩子,头发丝和项链的那种疑心重重才是他的日常,张东升又给他投喂和加强了笛卡尔死于背叛的信息,现在明明是三个人的联盟,却有两个人直接住进了杀人犯家里,叫他张叔叔,从朱朝阳的角度看,这件事全面失控了——

如果事情就这样下去,普普能得到钱救弟弟,严良能把张东升绳之以法换老警察的喜爱,自己呢?为了收留他们,死了妹妹,被王瑶阿姨当街追打,贴了满墙杀人犯,妈妈当众广播承认自己和马主任开房,爸爸怀疑他到用录音笔盘问,王瑶阿姨的弟弟要杀了他和他爸爸……

这一切怎么造成的?

就是他开门收留他们两个开始的,如果这件事没发生,他只是继续平淡无奇甚至无聊而孤独的过了一个暑假,只是景区死了两个人,只是妈妈经常不回家,只是和爸爸每次见面吃饭都会被王瑶阿姨和朱晶晶打断,只是朱晶晶会恃宠而骄的欺负他……甚至他会成为张东升最喜欢的学生,他们才是一类人,他才是那个应该叫他张叔叔的人,他根本不会知道他杀过人,他也不会看朱晶晶死掉,他还缩在他隐秘的角落里带着恨意和愤怒忍受着母亲,期盼着父亲,但他甚至可能从张老师身上得到父爱。

朱朝阳可能也问过严良,我还有机会吗?有机会获得你的信任,有机会不被戳穿,有机会不需要承认所做过的一切吗?

但现在他爸爸死了,他努力了这么久,唯一想要争取不失去的东西失去了,彻底的失去了,他没有恨吗?

就像张东升为了挽回徐静最后杀了徐静,朱朝阳为了不失去父亲最后失去了父亲,这个赌徒还有什么不能赌?

他们从仓库出来,只有朱朝阳坐在警车里,老陈之前在路上已经单手捂着腹部的伤口,他在医院时,严良准备找他报警抓张东升救普普时,连上厕所都需要老伴搀扶,疼得走也走不动,面无血色,这样的他单手骑车赶去火场,能活着到达吗?所以在火场外等待的老陈无所作为,甚至没有去追问警车里的朱朝阳严良在哪儿。

之后,严良睡在大街上,终于过上了流浪汉的生活,并去找了爸爸,对爸爸说,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没有警察带领,能进去吗?爸爸为什么直接认出了他给他梨子?


第三遍:严良是朱朝阳借张东升之手杀死在船上的

好,最有意思的一种解释来了——

我们先看看在这个船上最后博弈情节之前发生了什么:

火场外,警察说只找到三具尸体和打斗痕迹,那应该是王立、王瑶、朱永平。严良还在。

信息1:“教学相长”

叶军找张东升,张东升的降糖药、泡澡都没洗干净的指甲里的机油、丢失的眼镜全面暴露。

叶军说,您还自己修车呢?

张东升说,小毛病一般就自己修了。

是啊,他人生里连婚姻问题里的小毛病,都是自己“亲手修”的呢。





这里横幅的“为人师表,教学相长”特别有讽刺意味,张东升真的是教学相长,带出来了好徒弟朱朝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而正是朱朝阳的胜于蓝——“言而无信”,让张东升彻底疯狂了,他之前并不认为自己在杀人,岳父母是没坐稳掉下去的,徐静是自己吃药不当淹死的,他不是杀人犯,但王立是他亲手捅死的,他在车上对严良怒吼,怒吼“我去借高利贷,我还杀了一个人”,注意,他觉得这才是杀人,之前的是“修理”。这个人就是为了朱朝阳杀的。要不是因为要救朱朝阳,不是因为朱朝阳被绑着大喊张老师让他暴露,他不需要和王立狭路相逢,他有道义,他杀妻子全家是私事,但借高利贷救普普的弟弟是道义,盗亦有道,但朱朝阳没有。

信息2:“重新开始”

严良找朱朝阳谈判。





严良决定了报警,不能让他们(包括普普)白死。而朱朝阳说,好。朱朝阳真的接受了吗?


信息3:“我会成为您的骄傲的”

见过严良之后,朱朝阳对他的妈妈说了什么?





妈妈这时已经知道这个第一名的儿子是有秘密的,他不止一次在警察面前说了谎,但妈妈无法揭穿他。但朱朝阳为什么对母亲说“骄傲”的话?因为他下定决心了,他不要被严良的报警揭穿,如果他被揭穿他无法成为骄傲。



朱朝阳在第二天要见杀人犯张东升的前夜,使劲刷鞋,鞋又变成了白色,代表着——

1,他要洗刷掉所有污点

2,他要为了爸爸“重新开始”

3,他也要抹去不让他变白的一切

妈妈担忧的看着他,但什么都没说,也知道妈妈不再拿他当以前那个只要学习好就可以的儿子的朱朝阳,眼神多么冷酷!

这时,使劲刷鞋代表了朱朝阳消灭严良的决心在不断增强。母亲如果敢阻止,母亲就是下一个。



好,下面我们来到大决战。

一段情节发生在船上,请注意,是朱朝阳拿着严良的手机(老陈老伴儿的),和张东升通着电话,而两个人很有意思,朱朝阳最初在光明之中,但提到了父亲的死之时,他走进了阴影里。而张东升一开始在阴影里,在提到了“都怪我”之后走进了光明之中。





这是两个人初始的明暗。张东升在阴影里,朱朝阳在阳光下。








当张东升接受了“都怪你”的指责,重复“都怪我”之后,他走进了阳光里,而朱朝阳在“不许你提我爸”时开始逐步走进阴影里。




此后,朱朝阳不仅在阴影里,还在这个圆形窗子里。他是设局之人——

严良都已经要报警了,为什么会重新陷入要和张东升肉搏的局面?直接报警就好了啊?如果不是朱朝阳的安排,约见,甚至把严良置于船头等待,直接报警,警察可以直接抓张东升,他们两个人都毫发无损,如果他真的认同严良的报警决议,这个对决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

张东升已经破罐子破摔了,知道自己被警察咬住了,拿回卡来已经不是他的目的了,他说“我的生活全都被你们毁了,我还在乎你们报警吗”。他来的唯一目的是要再见这两个孩子,一个一定要自己被绳之以法,一个已经超越了自己的恶。

而严良呢,严良本来要报警,让警察解决所有问题,为什么变成了他亲自来白刃格斗,想杀张东升?是为了普普。也是朱朝阳说服了他布局在船上抓张东升。朱朝阳是怎么说服的呢?因为之前已经撒谎说是王瑶把自己绑在水厂自己晕过去了,没有任何证据说明张东升做过什么,而且他没有告诉严良自己其实真的还有一张卡,有证据,严良也觉得现在张东升杀人毫无证据,但又要绳之以法,只能亲身涉险了,要么自己被张东升伤害,要么自己抓住了他,只要张东升来了,就说明他心虚,都可以让警察抓他。

而朱朝阳,报警电话是他打的,他是彻底洗白了——像日记里写的那样,是严良勒索张东升,现在他们打起来了,他在报警要救严良。

注意,这个报警电话可不是在张东升来之前打给叶叔叔的,而是张东升已经和严良狭路相逢的时候才打的。那他在希望什么呢?他为什么不去帮严良和张东升搏斗呢?他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默默坐在船尾等呢?张东升在他面前亲手捅死过王立,张东升和他爸肉搏也不输,两个成年男性都没有奈何张东升,严良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严良怎么赢?

张东升对严良说的那句“我不会杀你们,我要你们成为我”,不,这不是原话,他不是要他们成为他,他是要朱朝阳成为他,严良会阻碍这个计划实现,有严良,朱朝阳就不会成为张东升,只有严良死了,朱朝阳才会像张东升一样,带着罪恶活下去,活成一直压抑着自己,这不是成就朱朝阳,这才是彻底的报复,因为另外一种报复,揭穿他,是没有证据的,张东升无法证实这个孩子的恶,甚至这种恶本来也不在法律追责的范围内,他没有动手杀一个人,他唯一能报复这个孩子的方法,只有让他亲手杀了自己成为杀人犯被追责,或者变成自己活下去。






严良有什么理由继续活下去?

无论是他被张东升直接捅死了,还是扎伤了(锥子上确实有血),还是被朱朝阳掀翻下船坠海,这个局面都是朱朝阳一手造成的,也因此,在张东升已经决定不杀朱朝阳时,朱朝阳也没有去救严良,根本没打算拉他,只是看着他吊在船边,也没有在他掉进海里以后打算去救援或者在警察来的第一时间说严良在海里。

严良死,就是朱朝阳要的结局。

普普的信,绝对不是在事情都解决后他才第一次看,他心思那么细密多疑,怎么可能留着这种悬念到最后,只是一切都摆平了,他又拿出来重温,希望童话当中,严良还活着,普普还活着,欣欣被救了,老陈还活着,严良原谅了他,严良想当个警察。

山脚下的那次相遇,竟然六个人里只活下来来了一个……

再看这幅画面,多残酷啊。

3

2

1


一起爬山吗?

一起泡澡吗?

一起当警察吗?(有意思,无证之罪里最后大对决时,也是一把锥子……)

但是你问我自己最愿意相信哪个?

我相信——

朱朝阳遂了自己的心愿,隐瞒了一切,苟活下去,二十年后变成了又一个张东升。

严良没有死,真的成为了警察,二十年后打败了极恶之徒李丰田。

朱朝阳和严良还会相遇的。


关于《隐秘的角落》的问题超级多,我还觉得比较有意思的两个问题,也挑着回答了一下:

网剧《隐秘的角落》里面张东升铲墙的几个画面想暗示什么?www.zhihu.com网剧《隐秘的角落》中马主任为什么拒绝了春红?www.zhihu.com

猜你喜欢